(健康時報記者 井超文/圖)手術后遲遲無法恢復正常排氣、進食?抱歉,這很可能是腸“罷工”了。

近日,北京友誼醫院副院長、中華醫學會外科學分會副主任委員張忠濤教授牽頭,針對延遲性術后腸麻痹(PPOI)歷時三年研究完成的全球首個大樣本多中心臨床研究結果發布,首次對中國患者PPOI的發生率及影響因素進行了全面深入地研究,不僅可以幫助臨床醫師了解并采取綜合、有效的干預措施減少PPOI的發生,更有望讓術后康復提速。

14%病患腹部術后“腸罷工”!全球首個PPOI多中心臨床研究結果出爐

14%,張忠濤團隊首個PPOI“中國數據”填補全球空白

對于大多數患者來說,腹部手術后最關心何時能吃飯?而恢復正常進食的前提是胃腸恢復蠕動。但“只要腹部手術進到腹腔觸碰到腸管,都會有一段時間的腸功能的減弱,即腸麻痹”,張忠濤教授通俗地解釋道。

正常情況下手術后3~5天內出現腸鳴、排氣,逐漸恢復正常進食標志著胃腸道功能的恢復。PPOI則是胃腸道功能未在預期時間內“復工”的異常狀態。造成PPOI的原因很多,腹腔感染、電解質紊亂以及腸道水腫等不一而足。

2007年,美國克利夫蘭醫學院牽頭做了百余例小樣本調查,被認為是醫學界首次在關注PPOI方面嘗試性邁出的一小步。張忠濤教授指出,盡管國外關注較早,但多年以來,國際上對PPOI的定義有爭議、認識不充分、診斷無標準,更沒有提出一個針對性的預防和治療方法。

為明確PPOI發生率及其相關影響因素,制訂PPOI診斷標準,摸底符合中國國情的PPOI情況大數據,從2016年8月開始,由張忠濤教授牽頭、聯合全國22個研究中心參與的全球首個大樣本、前瞻性病例登記臨床研究項目啟動,經過歷時三年登錄2000余例患者的資料進行統計分析,明確了中國腹部開放手術患者PPOI發生率為14.13%。同時首度將“術后五天”未恢復腸功能定義為延遲性腸麻痹確診時間點。

15億,美國每年額外支付巨額醫保應對腸罷工

PPOI與術后康復質量密切相關。項目組專家之一、北大醫院普外科楊尹默教授表示。“發生PPOI的患者通常有腹脹、腹痛、惡心、嘔吐、延遲排氣排便等不適癥狀,嚴重者會引起一系列并發癥。”

“臨床上遇到的最嚴重的一位患者術后三個月無法恢復進食。痛不欲生。”項目組專家、上海長海醫院胰腺肝膽外科主任金鋼教授認為,一旦發生PPOI,患者身心遭受巨大痛苦之外,更會導致康復時間延長、醫療費用增加。

“美國有明確的數據,美國全國醫保系統每年多支付15億美金用于PPOI帶來的額外費用,”金鋼表示。此次研究也證實,與手術后胃腸功能正常恢復的患者相比,發生PPOI的患者術后的并發癥、住院天數、醫療花費明顯上升。

因此,對PPOI的早期預防和及早干預非常重要。項目組專家成員、北京友誼醫院普外科楊盈赤教授認為,此次研究成果出爐有助于臨床應對PPOI從被動等待到主動干預的觀念轉變。而在此次研究中,首次嘗試用抗炎消腫的藥物減少腸壁的水腫,來促進胃腸功能的恢復,并證實獲得較好效果。

65歲,男性及大切口手術更易“腸罷工”

此次研究通過大樣本臨床觀察明確部分PPOI發生的危險因素,譬如患者年齡、手術切口長度和抗炎消腫藥物干預都與PPOI的發生有極大關系。

超過65周歲的患者PPOI發生率是65歲以下患者的1.5倍。手術切口增長1cm,PPOI發生幾率提升一倍。此外,“男性發生率略高,應用阿片類鎮痛藥物的發生幾率明顯提高,術后和術中補液量過度不平衡也是主要誘因。“金鋼教授補充。

研究也發現,術后早期應用抗炎消腫藥物干預可降低PPOI的發生,術后早期應用七葉皂苷鈉患者PPOI發生率明顯低于其他患者。

迄今為止,全球尚未有如此大規模多中心圍繞PPOI的發生機制、危險因素、應對策略等的大樣本前瞻性臨床研究,此次我國學者牽頭完成的臨床研究填補了這項空白。

張忠濤教授表示,通過該研究對PPOI的發生率、影響因素、干預措施有了中國人自己的數據。接下來團隊將結合國內外研究成果制定PPOI共識或指南,通過共識或指南的發布、解讀和巡講,讓更多的醫生加深對PPOI的認識和理解,加速患者手術后康復,減輕患者、家庭和社會的負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