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ICI2019第十六屆心臟影像及心臟干預大會,于2019年7月11日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隆重召開。在“心藝術”冠脈基礎培訓版塊中,來自上海市第十人民醫院的徐亞偉主任以“三氧化二砷藥物洗脫支架的臨床研究進展”為題做了專題報告。

 徐亞偉教授的報告從三個方面逐步展開。

首先,是三氧化二砷(ATO)顯著抑制支架內再狹窄的作用,葛均波院士的團隊在這方面已發表多篇文獻,主要涉及三項機制。(一)ATO具有高效的局部抗炎作用,可切斷炎癥刺激血管平滑肌細胞(VSMC)增生的路徑。(二)ATO可直接抑制VSMC增生,其原理是ATO靶向降解VSMC中的EVI1蛋白,從而阻斷VSMC大量增生的調控路徑,該研究結果由張力教授于2018年4月發表在《Circulation》雜志上。(三)ATO可高效誘導VSMC凋亡。

  其次,最新研究發現,ATO在2-6μmol/L時,能夠促進內皮細胞(EC)的活力,同時抑制SMC的活力,從而加速血管內皮修復,符合對理想冠脈支架的期望,而其它抗增生藥物均不能區分兩種細胞。掃描電鏡發現,術后一周,三氧化二砷藥物洗脫支架(AES)已被EC覆蓋,而雷帕霉素藥物洗脫支架(RES)表面僅有零星的細胞。進一步的細胞計數發現,AES表面的EC是RES表面的10倍。該研究結果于2018年8月以封面文章的形式發表于ADVANCED HEALTHCARE METERIALS雜志,題目為《Arsenic Trioxide–Coated Stent Is an Endothelium-Friendly Drug Eluting Stent》。

最后,是AES支架的上市后臨床研究結果。該研究名為PERFECT–Ⅱ,是前瞻性、多中心、開放、隨機對照研究,目的是以某雷帕霉素藥物洗脫支架(RES)為對照評價AES的安全性和有效性,主要研究者是北京大學第一醫院的霍勇教授,現已公布12個月的隨訪結果。研究中,有31家中心參與入組,共納入2,000名患者,按照1:1的比例隨機分配到AES組(999例)和某RES組(1,001例)。入組患者的病情分析顯示,患者病情與真實世界非常接近,ACS占比超過90%,其中AMI為50%左右;靶血管以LAD(近50%)為主,RCA和LCX相近,為25%左右;C型病變超過55%,B型病變將近40%,而A型病變不足5%。試驗組和對照組的12個月靶病變失敗率(iTLF)分別是6.49%和5.67%,達到非劣效假設,即AES不劣于某RES,證明AES在臨床使用中安全、有效。

徐亞偉教授在報告最后指出,三氧化二砷藥物洗脫支架是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藥物洗脫支架。目前在中醫和西醫界均有巨大影響力的藥物有兩個,一個是青蒿素,屠呦呦教授因此獲得諾貝爾醫學獎;另一個就是三氧化二砷,由此產生三位院士。而美中雙和公司把三氧化二砷的用途拓展到冠脈介入領域,研發出了“國際原創”的三氧化二砷藥物洗脫支架。此外,由于AES可促進EC生長、加速血管內皮修復,僅需1個月雙抗的夢想有可能實現,對此充滿期待!